我欲成仙。

☂苏沐秋本命
修伞only

【修伞】桃花始盛开

※今天有事,没有赶上60分的截止时间_(:з」∠)_

——————————————————————

“下一次院儿里桃花开的时候,我就回来了。”

“一言为定。”



一年过去。

两年过去。

三年过去。

叶修没有回来,倒是每年树上的桃结了不少,又大又甜,漂亮的紧。苏沐秋每每望着满树的桃唏嘘不已,然后熟练的打一筐上集市去卖,也能赚点小钱补贴家用。

第四年出了变故。

这年的桃花照样开的如烟如霞,如锦如缎,去住国寺上香的县令小姐途径苏家小院儿,被这满目的花迷了眼,一不留神多驻足了些时间,一不留神又晃眼瞥见了推门而出的院中主人。

人说女子太美不祥,多半是山里的狐媚精怪,最好不要沾染上,但苏沐秋是个男子,院里桃花开的正盛,灼灼其华,竟也他被比了下去。

马车缓缓驶离,情窦初开的县令小姐,一池春水算是被搅了个浑。

而苏沐秋自是一无所知的,沐橙马上要下学回来了,他正忙着摘些新鲜桃花给她做桃花糕。

苏家虽然穷,但抵不住苏哥哥一手精湛厨艺,粗米菜根也能做出翡翠白玉的效果来。叶修过去常说他,就喜欢这些华丽的花架子,跟你人一样,中看不中用,每次都以苏沐秋端走叶修面前的碗不给饭吃叶修求饶认错告终。

叶修自然是胡说逗他的,他家沐秋可中用,各方面。

一笼精致的糕点被放进蒸笼里,苏沐秋看着剩下的桃花瓣,思忖着不能浪费了,也给它做些什么。

傍晚苏沐橙回来,坐在桌子边吃着糕,听了他哥的烦恼,弯了弯眸笑道:“哥哥何不酿了酒,等叶修回来就给他来一杯,灌倒了打一顿,还能解解气。”

苏沐秋神色复杂的看着这个亲妹妹,深感焦虑。

隔了几天,苏家小院儿的桃树下就多了个坑,坑里埋着苏沐秋亲手制的桃花酿,他在酒坛子周围绑了一圈红绳,一截露出土外,方便以后来挖。

填上最后一抔土,苏沐秋直起身拍了拍手,准备回屋,院外忽然来了几个人。

领头的是个中年人,书生打扮,奸猾面相,站在篱笆外拱了拱手,问:“请问是苏沐秋苏公子吗?”

都找上门了还问这废话,苏沐秋忍住没翻白眼,也拱手回礼:“是我,敢问阁下是?”

那人立刻堆笑,褶子爬了满脸:“我是县令大人的师爷,我家小姐仰慕公子已久,县令大人命我来,请公子去府上做客。”

苏沐秋愣了:“……我?可我与小姐素不相识,怎么会……”

“无妨,相识相识,相见不就识了吗?嘿嘿,今日酉时三刻,还请公子务必赏光。”

不等苏沐秋再回绝,那师爷便带着人转身离开了。

县令到底是一方官员,苏沐秋是不怕他,但妹妹还在私塾读书,他也不好太过得罪,虽然心里狐疑不满,也只能给沐橙留个字条,把做好的饭菜热在炉灶上,换身衣裳去赴约。

小宴设在府邸内的湖心亭上,县令和县令夫人在上座,小姐戴了面纱在右下方,竟是家宴的架势。

“草民拜见大人。”

苏沐秋预备行礼,那知县几步走过来把他扶住,嘴上说着:“苏公子不必客气,”又上下打量了他,那目光如同在挑菜市场的白菜,“不错,不错,哈哈哈。”

苏沐秋汗:“大人……什么不错?”

意识到自己言行有些不妥,知县干咳一声:“啊,本官是说,久闻苏公子大名,今日得见,方知传言不虚啊,哈哈哈。”

我一乡野小民,有个x的大名……苏沐秋暗自腹诽,面上干笑着推说不敢。

两人客套两句便入了席,县令夫人格外热情,公子年方几何啊?可曾婚配啊?我家小女不错啊,温柔漂亮啊,用意就差写在脸上了,那小姐娇嗔的喊了声娘,夫人甚是愉悦地打趣她害羞了。

苏沐秋尴尬的应付着,几次想告辞离席都被按下,简直如坐针毡。

好容易小宴接近尾声,苏沐秋刚松了口气,县令夫人便开口:“苏公子啊,实不相瞒,我家小女对公子倾慕已久,我夫妇二人也觉得好,还望公子回去好生思量思量这桩姻缘。”





自那日湖心亭小宴之后,尽管苏沐秋已多番回绝,那小姐却如吃了称陀铁了心,隔三差五来找苏沐秋,还次次给苏沐橙带礼物,怎么说都不肯放弃,苏沐秋头疼的紧,连搬家的法子都想过了,只因院里这棵桃树不得不作罢。

转眼又一年,县令和夫人已经不耐烦了,盖因那小姐往苏家跑得勤,外人问她是不是这家新添的女主人,她也含羞带怯的扭衣角咬嘴唇,就是不说话,加之苏家哥哥又是独身,街坊邻居都默认了这二人是要结亲的。

这日苏沐秋从市集回来,却见小姐站在院里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模样,还带着些许娇羞,本来这样子也是常态,苏沐秋已经见怪不怪了,但今日这娇羞里含了些深意,与往日的娇羞不大相同。

“苏公子……我今日来,是来跟公子道歉的。”

苏沐秋茫然。

“小女子过去不懂事,时常来叨扰公子,心里甚是过意不去,故而特来致歉,还望公子见谅。”

这意思是……

小姐兀自低头,娇娇柔柔的笑:“昨日,我已找到了此生良人,虽尚不知他心意,但大约……”抬头看了苏沐秋一眼,又低下头去:“我爹说,会为我们主持婚事的。”

篱笆围的小院不高,邻里间都住的近,此时外面歇脚的摘菜的都把这儿看着,一脸愤愤。

隔壁刘大妈是个急脾气,从小看着苏家这对孤儿长大,没少疼他们,这一出让她看见,叉着腰就吼:“不就是想巴着丞相公子上位吗!瞧不起我们穷人,懵谁呢?我呸!”

苏沐秋一讪,原来是这么回事。

不过小姐终于肯走了,他高兴还来不及,真不生气,正欲出言劝刘大妈,人群外忽然传来个声音。

“哟,这么热闹。”

三分的好奇,七分的懒散,多久没听到过了?苏沐秋下意识的抬头看院里的桃树,前些天还是几个花苞的桃花已经分了瓣,正挂在枝头冲他笑。

县令小姐欢喜地小碎步跑过去,刚被讽刺到发青的脸上竟立刻飞出几抹红霞。

“叶公子……”

“麻烦让让,你挡到我了。”

“什么?”脸色又由红转了白,顺着他的目光转回来,正对着苏沐秋。

苏沐秋终于回过头,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发:“额……大概是来找我的。”

见这姑娘没有让路的意思,叶修好脾气的绕过她,然后甚是流氓的张开怀抱把苏沐秋一把带进怀里:“可不是回来了吗,快给哥一个久别重逢的拥抱。”

一旁的街坊四邻也纷纷认出了当年被苏沐秋捡回来的小少年,皆惊叹他还会回来。

刘大妈瞅瞅县令小姐,又瞅瞅一现身就恨不得挂在苏沐秋身上的叶修,恍然大悟:“你说的良人就是小叶啊?”

叶修不明所以:“什么良人?”

那小姐当即羞愤地甩手掩面跑开了。

刘大妈笑得直不起腰,笑了半晌觉得不对:“等等,那这意思就是说,你就是丞相公子咯?”

一群人又是一番惊叹,围着叶修问了许久才散,院里终于只剩叶苏二人。

桃花在头顶悄悄的开着,苏沐秋看着叶修不说话。

叶修自知理亏,摸摸鼻子:“抱歉,让你等了五年。”

苏沐秋冷笑:“无妨,花儿谢了明年还是一样的开。”

“也是,”叶修点头,见苏沐秋要捋袖子,他又赶忙道:“但今年的桃花开的最实在。”

苏沐秋挑眉:“你又搞了什么幺蛾子?”

叶修从怀里摸出一个本子,噙着笑递到他手里,示意他自己打开。

接过本子看到封页上的四个字,苏沐秋就愣住了。

——叶氏族谱。

“磨了我爹五年,可算成了。”

“你就不怕我和别人在一起吗?”苏沐秋一副不在意的口气,手里的族谱却捏的死紧,“刚刚那个姑娘看到了吧?我可是很抢手的。”

眼前的人微低着头,露出长发下一截如玉的肌肤,倏尔抬头看他,眼里的光仿佛能勾魂摄魄。叶修喉结动了动,凑过去含住他的耳垂:“不怕。”

被猝不及防的攻击了敏感点,苏沐秋双腿一软,差点滑下去,叶修长臂一伸将他牢牢圈住:“看,你只对我有感觉。”

苏沐秋脸上温度飙升,抬起膝盖就往叶修下面顶,被叶修轻松夹住,三两步带进了屋。

时值春光正刚好,小园桃花始盛开。





是夜,苏沐秋从桃树下挖出了去年埋下的佳酿,给自己和叶修一人倒了一杯,交臂而饮,谓之合卺,叶修高兴地连自己不会喝酒不管了,一饮而尽,转头就倒在桌上。

苏沐秋也高兴,他费力地把叶修搬到床上,然后拿被子给他蒙头一盖,跳上去一顿胖揍,末了拍拍手钻进被窝,对自己的行为安了个美名,曰: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end】

ps:乱七八糟的,将就着看吧_(:з」∠)_

评论(32)
热度(296)

© 我欲成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