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成仙。

☂苏沐秋本命
修伞only

【修伞】能不能严肃点?(八)

※大概是倒数第二章

※这篇写完休息一段时间

 

————————————————————————————————————

 


         稀星朗月下,万籁俱寂,偶有暂栖的禽鸟发出两声轻啼,随着风四散开去,苏沐秋手持裂穹,阖着双目站在后山亭中练习听声辩位。


         说来也怪,自大爷来了这胭脂铺,除了他俩主动找过去那次,他便再没看见过那些乱七八糟的妖妖鬼鬼,许是江南人杰地灵吧,连魑魅魍魉都这样少见,搞得他偶尔想抓个小鬼练练手都不行……


         有人!


         “咻——”


         羽箭入肉的声音却并没有传来,倒是传来了欠揍的调侃声:“小屁孩儿差得远~”


         苏沐秋睁开眼,看向手里捏着羽箭走过来的魏琛,也不生气:“我知道我跟大爷差得远。”


         “呵呵,老夫说的不是叶修。”


         又是这个腔调,跟下午一样,苏沐秋眉头一皱就要送客,但魏琛没给他这个机会。


         “老夫下午说可以告诉你个秘密,现在没时间等你想通了,我就直说了。”


         “你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叶修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对你这么好?”


         “实话告诉你吧,因为你跟他过世多年的相好长得一模一样。”


         “但依老夫看,老叶那家伙平日里看着精明的很,一遇到跟他有关的事脑子就罢工,这什么狗屁眼神,你跟他除了长得像,别的没哪点儿像!”


         “比如这射术,那家伙可是玩儿出神入化的,老叶的好些技巧都是他教的,而且特会忽悠人,那嘴皮子利索的,比起老叶那也是不遑多让啊!还有……”


         “……够了吧。”苏沐秋声音冰冷的打断他。

 

 

 


         已经是第四日了,苏沐秋离开第四日,叶修还没有回来。


         “哎你说叶修怎么回事儿啊?这都多久了还不回来,莫不是出什么事了吧?”陈果一口喝掉这一刻钟以来的第六杯茶,对着门口一脸忧心忡忡。


         “哎哟喂大姐!你念的老夫头都疼了,更年期啊?!”


         “我这不是着急吗!这……”


         “谁让老板娘这么着急上火的啊?”门口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八分随意,两分气虚,然而此刻听在陈果耳朵里,简直堪比天籁,她几乎是从凳子上跳起来迎出去的。


         “你可算回来了……”在她的指尖即将碰到叶修的前一瞬,魏琛忽然一个瞬移过来飞快的的挡住了她的手。


         “别碰!他体内仙气乱窜,十分紊乱,让他先进来自己调息一下。”陈果惊诧的看了眼魏琛,他脸上竟是从未有过的凝重。


         “呵,大老粗还挺心细啊,这都察觉到了。”本来不想让他们担心,小心的隐藏起了伤势,却没想到进门便被看了出来,当下也就不再隐瞒,按住剧痛的胸口往后山走。


         “扯犊子!老子向来心细如发!哎不是,你怎么弄成这样啊?是不是那楚女王看你不顺眼故意整你呢?”


         叶修没应声,到后山的时候,脚步顿了一下,定定的看了一眼前方的凉亭,直到后面两人跟了上来,他才又迈开步子向前行去。


         “哎我问你话呢!你不回答是不是默认了?真是那女妖王整你呢?老夫说什么来着?让你平时积点儿口德,遭报应了吧……”


         到达亭中,他没有去坐石凳,而是直接一撩衣袍在亭中席地坐下,这才开口:“老魏,你跟黄少天对喷,谁能赢?”


         魏琛噎了一下,反应过来狠狠啐了他一口:“我去你大爷的!”


         说了半天都没说到点子上,陈果看不下去了:“到底怎么回事啊?”


         叶修摆摆手:“云秀涅槃已逾六千年,想来她也不知道,那存放涅槃果的地方不知何时盘了只饕餮,饕餮本就是上古凶兽,若是在别处,我对上它虽会胜的辛苦些,也没什么大碍,但那处阵法复杂诡异,我想着速战速决,便硬吃了它几记伤害,所幸果子拿到了便是好的。”      


         解释完毕,叶修便阖目开始调息。这下其余二人也不便再打扰他了,干脆坐在一边石凳上等着,魏琛还不知从哪儿变了两包干果出来嚼吧。


         一个时辰后,叶修缓缓睁开眼睛。


         “好了?”


         “差不多,再去大眼儿那儿拿几副药吃了就没事了。来吧,说说沐秋的事。”


         陈果起身的动作一卡,刚露出的笑容僵在了脸上,魏琛看不得她这副样子,把她按到凳子上自己开始讲起来,顺便也说了他那晚在凉亭的那番‘神助攻’。


         “你还跟他说了这个?!!你有病啊?!!”


         叶修倒是不甚生气的样子,还安抚了几句陈果,才又问魏琛:“他怎么说?”


         “他能怎么说?本来还说等两天的,听了老夫的告密,第二天就走了。老叶,小苏对你上心了啊,回去偷着乐吧你就。”


         “他一开始说等两天?”


         “是啊!”


         叶修笑,他走之前告诉苏沐秋,七日定能回来,按那天的日子算,两日后正是他许诺回来的那天。


         “行了!老夫也不打扰你了,涅槃果的事,你自己再好好寻思寻思。老板娘!今晚能加个鸡腿儿不?!”


         陈果还有些不放心,但从叶修脸上看不出什么,魏琛的意思她也明白,让他一个人待一会儿。罢了罢了,她也帮不上什么忙,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魏琛走了,今晚的饭,大概是不用算上叶修了。


         很快整个后山就只剩下叶修一个人,召出涅槃果捏在手里,脑中又响起楚云秀那日说的话。


         “……涅槃果承混沌之力无分种族,对世间一切生灵自有修补魂魄和聚魂的作用,你可知道鬼族的圣物聚魂幡?其功效尚也不足涅槃果之万一。而从洪荒至今,成功涅槃的凤寥寥无几,凰怕也只有我。尚且不论涅槃之地多么隐蔽凶险,其它涅槃果又身在何处,我这株身负至阳之力的涅槃果对于魂魄不全的神族有多重要,你明白吗?”


         之前不明白,现在明白了……


         整个六界只怕也只有这么一颗,只要让苏沐秋服下,他便能立即补全魂魄,恢复前世的法力与记忆,不必再受六道轮回之苦。


         “……他这副七魂六魄各有残缺的样子,能平安转世活到如今,已是万幸,有多危险无需多说,若你能得这株涅槃果,你真的要给吴羽策吗?”


         叶修苦笑一声,终是做下了决定,起身化作金光离开。

 

 

          

         鬼王殿,凡人一提起便浑身发抖的阴寒之地,此时正在提审一个生前罪行昭著的亡魂。


         按理说,这样的小事交给下面各堂的鬼吏就行了,实在犯不着鬼王亲自上堂,但事情都让小的们做了,鬼王大人也觉得无聊,所以时不时的会亲自过问几个鬼魂,说白了就是给自己找点儿事儿做。


         李轩坐在高位一脸严肃实际在偷偷打哈欠的看着堂下跪着的亡魂,唐礼升立在右侧念那一溜长长的罪状,从五岁偷了邻居一只鸡八岁看姑娘洗澡到四十岁放火烧仇家七十岁在路上假摔讹医药费,事无巨细,听的吴羽策站在左边不耐烦的翻白眼,官位稍低的李迅已经躲到一边跟天界的红鸾星官戴妍琦交流‘鬼王和鬼使不可不说二三事’了。


         “哟,挺热闹啊?”


         谁竟然不经通传便闯进了鬼王宫?!李轩惊得瞌睡立时就醒了,站起来向殿门望去,待看清了来人后,额角青筋一跳。


         “战神叶修?你来干嘛?”


         叶修朝他旁边努努嘴:“喏,找吴女士的,别这么紧张嘛。”


         “东西带来了?”吴羽策懒得跟他计较,抄着手看他。


         “哥答应的事,从来是说到做到,拿去吧。”叶修随手运气将涅槃果送至吴羽策面前,“人情还完一身轻,我走了,不用送,你们继续忙。”


         轮回就轮回吧,从前是不知道他还以这样的方式活着,现在知道了,那以后每一世都找到他,护他世世平安也无妨,魂魄终有补全之日,不过是再等几百年罢了,数万年都过了,他等得起。就是以后要多来鬼王宫打打招呼了。


         刚安心坐下的李轩莫名打了个激灵。


         怎么有点儿冷?得把窗户关上。


【TBC】

 

PS:最后一章我琢磨一下,开学之前完结。

 

评论(11)
热度(159)

© 我欲成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