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成仙。

☂苏沐秋本命
修伞only

【修伞】不说再见·七夕

※心好累,被逼疯了_(:з」∠)_

※完全查不出河蟹原因,整篇文删掉都打不开,再试!

 

————————————————————————————————

 

七夕烧烤节,公司非常体贴的给员工们放了假,叶总是这么说的:


有对象的找对象,没对象的找对象。


叶总真是深谙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大家热烈的为叶总有文化的发言鼓了掌,然后风一样飞出了公司,找对象去了。


叶秋很惆怅,作为一个单身人士,他才不想过什么灭绝人性的屠狗节,不去为处刑架上添把火就是他仁慈了。


然,叶总是个好上司,体恤民情,关爱员工,忧下属之忧而忧,乐下属之乐而乐……好吧,其实是公司承诺过任何传统节日均放假一天。


这种孤独的时刻,特别想念妈妈做的红烧肉,只好让食物治愈自己了,对象什么的都见鬼去吧,有妈的孩子才是块宝!


“喂~儿子啊,妈妈出去旅游了,回家自己做饭啊~”


“妈一个人去干什么啊!还不是你爸,非说过什么七夕!哎哟你说你爸,几十年老夫老妻的还搞这些年轻人的东西~”


“哎哎哎我不说了登机了登机了~节日快乐啊乖儿子~”


心好累,这日子没法过了,叶秋此刻只想离家出走……


哎………?


对啊!可以去找混账老哥啊!坑我这么多年,是时候去给他添点堵了。


年轻不懂事的叶秋这么愉快的想着。


到叶修家的时候,天将将擦黑,苏沐秋来给他开的门。


“嫂子好。”


“……再见。”


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叶秋甩下箱子拉杆儿就刨门:“苏哥我错了苏哥!!!不是我要这么喊的!是我哥逼我的!!!苏哥你原谅我一次!!!”


二十秒后,门又开了,苏沐秋抱臂站在门口,笑眯眯的看着叶秋:“天王盖地虎。”


“苏哥最威武!”


“宝塔镇河妖。”


“……呃……叶……叶修挨千刀?”


苏沐秋秒切好客模式,眉开眼笑的把叶秋让进了门。


叶秋囧,还带这么过干瘾的……


“你哥在总部还没回来,不过看时间应该也快了,你吃了吗?”


“哦哦,吃了吃了,爸妈出去玩儿了,我一个人在家也没什么意思,苏哥不介意我来蹭两天吧?”


苏沐秋给他倒了杯水放茶几上,笑道:“怎么会,想住几天住几天,随便住!”


“谢谢苏哥!”




叶修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


叶秋熬不住先睡下了,自己亲哥家里,没那么多规矩,这也是他喜欢这儿的原因,叶修和苏沐秋都不是讲究这些的人,他在这里也可以有难得的放松随意。


苏沐秋开着暖黄的的床头灯在玩儿荣耀,叶修洗漱完上床的时候,他刚好补完最后一枪,公屏上boss击杀的消息刷出,他满意的把材料扔进背包,然后拔了卡。


“去客房看了吗?叶秋来了,说住两天。”


叶修闻言又坐了起来:“是吗?我去看看。”


披上衣服去客房晃了一圈,叶秋睡的很熟,他又轻手轻脚的把门掩上,回到自己房里。


“睡的跟猪似的,现在把他抬出去卖了估计都不晓得。”


苏沐秋已经躺了下去,拍拍旁边的位置,一把把他拉下来:“要不他怎么叫你混账哥哥呢,名副其实。快闭嘴睡觉吧你。”


叶修从善如流的躺下:“好吧,睡觉。”



为了防止被吞肉渣的链接也发一遍我不信还要河蟹



清早,叶秋醒来的时候,叶修和苏沐秋已经神清气爽的坐在餐桌前吃早餐了。


“哎?混账哥哥居然起这么早,让我看看今儿太阳是不是打西边儿出来的。”


“那你先去查探着,这个煎蛋哥帮你消化了。”


叶秋闻言立即扑回自己位置上,护崽子似的护着自个儿盘子里色香味俱全的煎蛋:“想得美!吃你自个儿的去,别打我碗里的主意!”


叶修好笑的瞅他:“瞧你那几辈子没吃过的样儿,多大人了这么幼稚,在家爹妈虐待你了?”


叶秋呸他一声:“苏哥做的比刘姨做的好吃!你天天吃还跟我抢,好意思吗你!”


这话说的苏沐秋很受用,当即高兴的表示他要爱吃他还可以去给他做,不给叶修。


“呵呵,反正渔都是我的,请你吃点儿鱼也没什么,就当日行一善了。”


苏沐秋正收拾筷子,没听清,扭头又问了一遍:“什么玩意儿?”


“我说,你是我的。”


“哦,我没说不是啊。”


大清早的,你们不要这么若无旁人好不好?


叶秋忽然就不想吃了,气饱了。


荣耀联盟最近推出了七夕活动,叶修吃完饭就又去总部了,中午不回来,叶秋的电灯泡计划非但没有成功,还让自己被闪了一脸。


不过叶修走了也好,苏沐秋一个人的时候不会放闪,窝在房里做完了游戏活动,就跟叶秋一起出门健身锻炼身体了。


原以为会受重伤的一天竟然真的就这么平和的过去了。


才怪。







晚上叶修回到家,看到的是躺在沙发上的苏沐秋。


勾起唇角笑笑,放轻动作换了鞋,路过客厅随手拈了颗葡萄,扔嘴里嚼吧,一边脚下没停地往客厅走。


初秋时节,天气还未转凉,带着夏的余热,好在夜里气温微降,苏沐秋也就没有开空调。


叶修这夜似乎兴致很好,走过去也没有立刻叫醒他,而是坐在了沙发边沿,观察恋人的睡相。


那人刘海有一撮搭在眼皮上,后脑勺还有一撮头发被压的翘起来,睡熟之后的脸热乎乎的带着薄红,嘴微微张开,不知是梦到了什么,还砸吧了两下。


啧,吃货。


一边这么想着,一边伸出手去帮他把扰梦的刘海撇开,手碰到脸,却挪不动步了,触感太好。


于是干脆把手覆在他脸颊上,大拇指轻轻刮着眼眶,另一只手小心的握起他的手,低下头去把咬碎的葡萄哺进他微张的嘴里,舌头也顺势潜入进去,缓慢的溜了一圈之后,才转回来一下一下的点他的舌殟尖。


“唔…”终于被闹醒了。


苏沐秋眼睛眯出一条缝儿,看清了叶修的脸之后,身体微微拱了一下,由着这人在自己嘴里一番攻城略地玩儿尽兴了,才把他推开。


意识还有些不清醒,他又在沙发上翻了两圈儿,一会儿摆个“大”字,一会儿摆个“K”字。


叶修也不说话,这是苏沐秋的醒神方式,一定要翻腾够了意识才能回笼,所以就坐在一旁看他翻。


“啊呵——”


“醒了?”


苏沐秋一手搭在额头上,伸出舌头把刚刚溢出嘴边的葡萄汁卷了回去,才开始搭理他。


“再给个葡萄。”


叶修起身又去给他拿了几颗过来,剥了皮喂孩子似的给他喂完了,才笑道:“皇后娘娘吃好了吗?”


苏沐秋满意的又砸了砸嘴:“吃好了,小叶子退下吧。”


“小叶子可没法伺候娘娘好好儿就寝啊,娘娘要不考虑给换个身份?”


“嗯——”


苏沐秋还在装模作样的沉吟考虑,客房的门忽然打开了,周身散发着黑气的叶秋站在门口,面无表情的看着蜜里调油的两人。


“哥,大半夜的,你俩回房间成吗!”


叶修诧异的看着他:“你还没走啊?”


我X!你真是我亲哥!


叶秋憋的脸都红了也没憋出什么话来回他,只好“砰”地一声又把门甩上,以此表达来自单身狗的愤怒。







第二天一早,叶秋拖着自己的箱子辞行,叶修叼着根烟靠在门边看他。


“这就走了?不是说要玩儿两天吗?这才一天啊,要不哥再意思意思挽留你一下?”


“靠!别拦我!让我走!”


苏沐秋伸着懒腰从卧室出来,听见这话一脸惊奇的看着叶秋:“哇!我第一次听见你爆粗口!”


“你没听见过?哦,也是,他从来只在我面前这么说话。”


——这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吗?!


“没关系,我又不是外人。”


“……这话我来说还好,你自己说算什么回事?”


“我说的都是实话,谁说还不一样。”


“也是。”


叶秋面无表情的从叶修面前走出去,他发誓,他以后再也不一个人来叶修家了。宁愿霉在家里,也不伤害自己。


此刻他已经不想再追究他当时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才会这么天真的上赶着来找虐了,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他得走。


立刻,马上!


【END】

PS:再试一次,还是不行就走不老歌吧

 

评论(19)
热度(224)

© 我欲成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