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成仙。

☂苏沐秋本命
修伞only

【修伞】不说再见再续·七年之痒


※我居然这么快又更了!

※不要吐槽这个名字我只想做个安静的起名废_(:з」∠)_

——————————————————

        夏天的夜晚伴着无尽的燥热,让人难以入眠,在床上翻了几圈,苏沐秋还是坐起来打开了空调。

   
        身边的人已经睡着,平时懒懒散散没个正形儿,晚上睡觉却意外的规矩,呼吸轻缓绵长,好梦正酣。苏沐秋沉默的看着,有些走神。

        换作是以前,他大概立刻就会醒过来,用带着浓浓睡意的低哑调子,“你在空调屋子里呆了一整天了,晚上还开,对身体不好,快关了”,这样训他吧……

        苦笑着摇了摇头,又发了会儿呆,才背对着他睡下去。

        叶修缓缓地睁开眼,表情隐藏在黑暗中,看不真切。





        距离苏沐秋从植物人的状态苏醒已有七年。

        七年前,两人去新西兰领了证,回来后家里大闹了一场,叶家爸妈本来是坚决反对的,后来叶秋跟他们关起房门谈了一晚上,第二天他们的态度就软下来了,见着苏沐秋还有些尴尬,几次欲言又止,最终还是点了头,只是明里暗里的表达了不希望被外人知道的意愿,能得到长辈的认可已经是意外之喜,苏沐秋是个知足的人,当即压下了想要说些什么的叶修,表示了同意。

        苏沐秋因为当年的伤留下了后遗症,不能长时间在电脑面前坐着,必须坚持锻炼,隔段时间还要去做定期的身体检查,这些年一直恢复的很好,只是荣耀不能常碰了,叶修给他规定了一天只能玩儿两个小时,他虽然惋惜,也还是很自觉的控制着自己的游戏时间,不让他担心。

        现如今他们都已经是三十五六的人了,叶修从兴欣退下来之后就被联盟挖去北京总部工作,总部跟叶家本家离得近,叶家老爷子自他拿了世界冠军回来便不再排斥与荣耀有关的东西,加上儿子总算能回到身边,也就对此没有干涉。        

        总部的工作比想象的要忙,一天大部分时间不在家,有时候假期还要加班,忙到昏天黑地的时候饭也来不及回家吃,经常是打个电话跟苏沐秋说两句就挂了,晚上回到家常常能看见他睡着在客厅,电视里热闹的综艺节目还在放着,欢声笑语。

        只是那些热闹是他们的,跟看电视的人无关。
        
  

        这一个月叶修似乎格外的忙,早上很早就出了门,晚上半夜才回来,今晚也是。

        客厅传来门锁转动的声音,在鞋柜那儿停了一会儿,然后到了洗手间,水流声在深夜里显得格外清晰,没一会儿人就进了卧室,悉悉索索的换了睡衣,那人仿佛带着一身的疲惫,小心的躺下来,怕吵醒了他。

        “回来了?”

        叶修僵了一下,然后翻了个身伸手搂着苏沐秋,把他往怀里揽了揽:“回来晚了,睡吧。”

        “嗯。”
        

        这样亲密的姿势,相拥而眠,连对方的呼吸都近在咫尺,苏沐秋却睁着眼睛直到天亮。

        七年之痒。

        





        做完了简单的锻炼,又在小区跑了两圈,苏沐秋才回到家开始准备午饭。

        大概是最后一顿了吧,只要这么想想,心里就一层一层的泛着苦,但是手上的动作却半点没停。

        已经够了,能走到今天,已经够了,爱情会在逆境中滋长成参天大树,却终究在平安顺遂里逐渐枯萎了。叶修可以十年如一日的照料他,因为残缺的太遗憾,所以将养在心底里变得完美,而现在,现实的残酷终将逐渐打碎沉溺多年的美梦了,而他不愿狼狈的等着宣判,他可是苏沐秋啊,怎么能在厌倦中度过往后的人生呢?

        不愿让你觉得愧疚,就让我来终结吧,至少你记忆里的我,还是最好的样子。

        有人曾说过,爱的最高境界是经得起平淡的流年,很可惜,我们大概是失败了。我们的爱情没有被苦难带走,把它消磨殆尽的是时光。

        中午十二点半,叶修回来,苏沐秋把温在锅里的饭菜端出来,两个人如往常一般一边闲聊着琐事一边吃着。

        苏沐秋心里装着事,找着合适的机会,正想把话说了,叶修先开了口。

        “今天晚上我爸那边有个亲戚的儿子结婚,人手不够,让咱两去帮把手,你晚上六点就先去俪阳酒店吧,他们认识你,我下了班就过来。”

        “……”苏沐秋愣了愣,“怎么安排在晚上?”

  
        “说是不想办的太大,就请了自家人闹一闹,”叶修放下筷子站起身:“我今天提前去总部,把该做的事做了,免得下午加班迟到。”

        对长辈安排的事苏沐秋向来上心,更何况是叶爸爸亲自打电话说的。

        算了,那就晚上回来再说吧,反正是决定好的事,也不急在一时。

        叶修在门口蹬着鞋,一边翻手机一边跟苏沐秋嘱咐:“你的衣服我放在床上了,新人那边送来的,尺寸是我跟他们报的,肯定合适,你别忘了换上。”说完就关上门走了。

        苏沐秋笑笑,自顾自的吃完了碗里的饭,把碗筷收拾好,然后才进房间打开了袋子。

        把衣服一件一件拿出来,正琢磨着怎么穿,忽然注意到袋子里还有一把钥匙,拿出来辨认了一下,是叶修办公室的钥匙。            

        “这家伙……”

        人已经走远了,他掏出手机给叶修打电话。自回北京之后,苏沐橙就给叶修塞了一部手机,出于各方面的考量,叶修总算没有再拒绝,终于告别了不用手机的时代。

        打了两遍没人接,估计是在路上,周围太吵了没听到。苏沐秋拿着钥匙掂了掂,叹了口气,还是认命的换上自己的常服,给他送过去。

        联盟总部离他们家不远,坐地铁两个站就到了,每次来这个地方他都会在门口站一会儿,看看这栋建筑,这是他少年时候的梦。

        上了五楼,径直往叶修的办公室走,迎面走来个人,是叶修的同事,以前聚餐的时候见过,互相都认识的。

        “苏哥?你怎么来了?”

        “哦,叶修钥匙忘了拿,我给他送来。”

        “送钥匙?可是叶哥今天不上班啊?”

        “……”

        “他今天请假了,估计是有什么事吧……”        

        “我知道了,谢谢你啊,那我先回去了。”苏沐秋礼貌的道了谢,然后转身离开,面上还带着笑。

         人到中年,更加会在人前掩饰自己的情绪,心里再痛,面上也要一派淡定的模样,这是他的骄傲。

         即使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三次,找借口出门,不想让他知道。

         其实何必呢?我不会拦着你的。

 

 

 

        晚上六点,苏沐秋准时出现在俪阳酒店门口,一身笔挺的白色西装,三十六的年纪,穿着却半点不嫌突兀,身材修长,气质出众,好看的耀眼。

        门口迎宾的是叶家一个小辈,一见他来立马迎上来。

       “苏哥来的真早,叶修哥还要等会儿才来呢,我们先进去吧。”

        苏沐秋冲他笑笑,由着他带路往里走:“新郎那边忙得过来吗?”

       “嗨,其实也没什么好忙的了,婚礼是按照流程准备好的,就是要安排宾客就坐,刚刚一直在等新娘过来,耽搁了些时间。”    

       “新娘怎么还没过来吗?”

        等了一会儿,身后却没人回应,回头看,人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苏沐秋眉头一皱,正欲回身去找,大厅里的灯忽然全灭了,黑暗中,有双手伸过来牵住了他。

        苏沐秋一惊,刚要挣脱,耳边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

       “是我。”

        一束灯光在这时从上方打下来,正落在他们身上,他转过头,叶修一袭黑色西装,白色村衫外斜纹领带打的一丝不苟,正并肩站在他身边看着他。

        苏沐秋意识到什么,心猛的狂跳起来,这一个月以来的种种事情忽然都仿佛在证实他此刻那个不可思议的猜想。

        叶修没有说话,对他眨了眨眼睛,然后拉着他一步一步的向最前方那个礼台走去,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们脚下踩着的,是鲜艳的红毯。

        追光灯照在他们身上,一路向前,离那里越近,苏沐秋就越紧张,跨上礼台的那一刻,他手心里已经布满了汗水。

        大厅里的灯瞬间又亮了起来,短短几分钟,原本只坐了一半人的宴会厅此刻坐的满满当当,最前面是叶修的爸爸妈妈和家中长辈,往后是早已结婚的苏沐橙一家和叶秋一家,再后面是荣耀联盟的人,有工作人员,有职业选手,退役的,没退役的,有的苏沐秋很熟,有的仅仅叫得出名字,此刻脸上都带着祝福或欣慰的笑,正看着他们。

        身后的LED忽然亮了起来,他下意识的回头去看。

        屏幕上叶修坐在钢琴前用舒缓的调子弹奏着the prayer,画面渐渐地被烟云笼罩,最后消失在云雾缭绕间,琴声却始终不绝于耳,镜头一点一点的拉进,云层中出现了小小的雨滴,雨滴在镜头前被放大,才发现那里面全是一张一张的照片。

        从他十八岁起到现在,他闭着眼躺在床上穿着病服的,他鼻子上还挂着氧气罩的,他拄着拐杖练习走路的,他坐在饭桌前皱着眉头挑蛋丝儿的,他站在阳台上看着窗外的世界的,他走在路上倏而回头笑的,他操作着键盘在荣耀里奔跑的,他深夜歪歪扭扭的睡在沙发上的,从青春年少,到眼角长出细纹,他竟然都记录着,这么多年……

        “沐秋,还记得我们在新西兰领证的时候我跟你说过的话吗?”

        “我说,我欠你一个婚礼。”

        叶修看着苏沐秋,他们刚认识的时候,他阳光朝气,好像有用不完的精力,随时都干劲十足的样子,从来不畏惧困难挫折,独立坚强,清秀的脸上张扬着自信,而现在,也已经不再年轻了。

        “我十七岁的时候,差点永远失去你,十七年后的今天,我希望我身边的每一个人都能知道,我们结婚了。”

        “这一生很好,很长,而你是我的爱人,我们会一起走完剩下的人生。”

        苏沐秋认识叶修快二十年,这个人除了打荣耀,其余时候永远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严肃不过三秒就要放嘴炮,现在他这样郑重的站在这么多人面前,跟他说着一生,而几个小时前他还认为叶修是厌倦他了,想要跟他就此为止,放彼此都好过。

       原来这段时间以来,他都在准备着一个七年前的在他看来只是个玩笑的承诺,独自一人奔走在亲朋好友间,企图求得每一个他们在意的人的认可,为他举办这一场迟来七年的婚礼。

       苏沐秋现在懊恼的忍不住想敲自己的头,果然人老了就爱胡思乱想吗?可他才刚步入中年啊,男人四十才一枝花啊,他现在才是个花苞呢!好大一个乌龙啊,还好中午没说出口啊我的天!现在居然在结婚啊,他有生之年居然能参加自己的婚礼啊!

       叶修好笑的看着面前这个人脸上精彩莫测的变幻着,忍不住咳了一声。

       “哥当着这么多人跟你表白呢,好歹回句话吧沐秋大大?”

       下面霎时笑开了,同辈的损友们纷纷起哄,尤其是联盟已经退役那一群,更是手拢成喇叭喊着“叶修你还行不行啦!”“叶神不哭!”“叶神继续加油!”连一直笑得很矜持的叶家长辈们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苏沐秋回过神来,一时有些窘,不过他也不是小年轻了,清咳两声就镇定下来,脸上还带着薄红,眼角眉梢都是笑意,衬着白色的礼服,掩不住的清俊风流,那是岁月带不走的,从内而外散发出的好看。

       “那么我也来问你,还记得我七年前跟你说的话吗?”

       “叶修,我喜欢你,从你十六七岁像个小屁孩儿一样高冷要强不要脸的时候我就喜欢你,当我睡了一觉醒来,发现即使你已经改变了这么多,我还是喜欢你,跟性格无关,跟性别也无关,我喜欢的一直就是叶修这个人而已。”

       “而今天我要说的,也一样,只要你还是叶修,我就还是那个苏沐秋。”

       掌声响起,久久不曾停下,台下苏沐橙怀里的小丫头拉着妈妈的袖子问:“妈妈妈妈,舅舅们在一起这么久了,怎么现在才结婚啊?”

       苏沐橙深深地看着台上相拥的两个哥哥,许久才低下头擦掉眼角溢出的泪水,抚摸着女儿的长发,微笑着轻声说:“从前啊,家族不容,只领了个证,现在一切阻碍都没有了,办个婚礼,穿上黑白的西装,就像年轻的时候。”

       小姑娘似懂非懂的看着台上,也开心的拍着手笑起来。

       “舅舅舅妈新婚快乐!”稚嫩的祝福刚好卡在掌声停下,台上还没出声的一瞬间。

       …………

       礼厅里有一霎的谜之沉默,然后哄堂大笑,喊着“新娘子”的起哄声此起彼伏,叶修抱着要暴走的苏沐秋笑得打跌,室内礼花“砰砰砰”的在头顶炸开,台下的人都摇着两罐喷雪冲上去围着两个人喷,叶修劈手夺过来一瓶就开始反击,苏沐秋得了自由也紧随其后逮着开始起哄的几个“报仇”。

       真的就像回到了年轻的时候,许久不曾有的欢喜热闹。

       一切的怀疑都是考验,一切的冷淡也只是表象,走到今天多不容易,哪能说放弃就放弃。

 

 

【END】

评论(17)
热度(297)

© 我欲成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