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成仙。

☂苏沐秋本命
修伞only

【修伞】不说再见·续

☆一个月一篇的修伞出炉了(NTM!)

☆因为这篇文是上篇的后续,所以直接用了这个名字(其实就是懒得起_(:з」∠)_)

——————————————————

 

      “嘶——”

 

      “……”

 

      “别碰那儿!”

 

      “……”

      “啊——”

 

      “……”
 

     “嗯……轻点儿……”

    

      “卧槽……他俩在屋里干啥呢?”从门边路过的方锐一脸惊呆了的表情。

 

      “这还听不出来吗?少儿不宜,方锐你快走,老夫在这儿守着,免得小屁孩子们路过听到了影响不好。”先一步站在门口的魏琛压低声音英勇抗敌状。

 

      “老魏你要脸吗?人家闺房办事,你在门口守着干啥?走走走跟我走!”

 

      “喂喂点心!不是你听我说!等等……”

       魏琛被方锐拽着往前走,由于不好弄出太大动静,施展不开,还真没能挣脱,就这么被强行拖走了。

 

       从后面走过来的乔一帆看着前面两个拉拉扯扯的前辈,疑惑的抬起手正准备打招呼,忽然听到门里传出叶修和苏沐秋的声音。

      “还疼吗?”

 

      “好些了,口腔溃疡真要命啊。”

      “谁让你嘴馋的?该!”

       难怪今天都没怎么看见队长,原来是给苏前辈上药来了啊。没多停留,乔一帆往前跑了几步追上魏琛和方锐,那两人一见是他,立马就不闹了,打着哈哈进了训练室和工作部。

       前辈们怎么怪怪的?乔一帆想了想没想出个所以然,于是也收起了情绪,进了训练室开始训练。

 

       屋里的两人不知道外面已经有人给他们yy了一出R18,还在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话。

       “天天喝粥,我嘴里都能淡出鸟来了,谁知道就尝了一口辣子鸡就长出俩泡啊!”

 

       “才一口?”尾音微微上扬,明显不信的语气。

       “……好吧,两口。”理直气壮的声音弱了一截。

       “两口?”继续质疑。

 

       “……翻个倍……”又弱一截。 

 

       “呵呵。”爱理不理。

 

       “…………一盘…………”

       “苏沐秋你真行啊,一口吃一盘,你上辈子是饿死的吧?”

       “……一盘肉引来的人身攻击……”

  

      “还说是吧?”

        苏沐秋默默的做了个给自己的嘴拉上拉条的动作,垂下头任打任骂状。

 

        叶修看他这样子,到嘴边的训话也说不出来了。

        苏沐秋刚醒来没几天,虽然精神恢复的不错,但身体各方面都还很虚弱,由于长期卧床,关节僵直,肌肉也有些萎缩,需要每天进行适当的锻炼,比如行走站立什么的,只是要人在旁边扶着看着。

 

        叶修半点都不想尝试得而复失的滋味,所以照顾起他来事必躬亲,万事都小心翼翼的,谨防出半点差错,谁知道这家伙居然趁自己不在的一会儿,哄着沐橙给他弄了盘辣子鸡“祭口”,没多久就冒了俩泡。叶修感觉自己跟照顾熊孩子似的,一定是上天在惩罚他当年没有好好带弟弟,这会儿让他一次全补回来了。

        苏沐秋也憋屈啊,他就是想吃个肉啊,谁知道这么点儿背啊,又不想让沐橙知道了自责,又不敢告诉叶修,想就这么忍着等它自己好,没算到叶修昨晚睡觉前凑过来讨了个吻,离开的时候还咬了他一口,嘴里面旧患还没消下去,嘴唇上又舔了个新伤,硬是痛的他半宿没睡好觉,结果今早上一起来就被发现了,结结实实好一顿训。

 

        在房间耗了一上午,午饭还是得下楼去吃的,叶修转身打开衣柜找衣服,苏沐秋行动不便,两人之间也没什么避讳,左右在对方面前都是没羞没臊的,一次没羞没臊之后,后面再没羞没臊起来就更没啥羞耻感了,叶修先帮苏沐秋换下睡衣,然后又自己换上衣服,整理妥当后,才掺着他出了房门。

 


        一桌子人热热闹闹的吃着饭,桌子上有鱼有肉有酒有菜,苏沐秋就悲伤的扒拉着自己碗里的红薯鸡蛋粥,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苏沐秋把碗里的鸡蛋丝儿用一根筷子钩起来,慢慢往嘴里挪,中途筷子一转,蛋丝儿吧唧掉碗里了,他也不急,又把筷子杵进碗里,再搅吧搅吧钩起来,再慢慢往嘴里挪,然后又中途吧唧掉回碗里,一套小动作来来回回,就是一口没吃进去……

        叶修看着好笑,他已经二十八了,这家伙心理年龄还是十七八岁似的,从前年纪都一样没觉得有什么,现在看他这样儿,别说,还挺有趣。
 

        这边两人电路相接搞着小动作,其他人离得远些也没注意,只有一开始听墙角根儿的魏琛和方锐两人猥琐的凑在一起,不时瞥一眼他们,嘀嘀咕咕。

        陈果瞪了他们一眼:“老魏你俩不好好吃饭,在那儿说什么呢?”

  

        魏琛拐了方锐一下,方锐立马坐直身子,一脸关心的看向苏沐秋:“苏哥怎么了一直没吃啊?粥不合胃口?”

        苏沐秋手下一顿,面上一喜,正想借机提出加点肉的请求,魏琛又补了一句:“哎这粥是苏妹子煮的吧?这看起来手艺不错啊!没想到苏妹子还点了这技能点儿哈?”

   

        苏沐橙笑:“刚学的,还不是太会,哥哥都没怎么吃,味道不好吗?”

        苏沐秋到嘴边的话活生生咽了下去,脑子里飞快的模拟了一个小剧场。

 

        问:沐橙做的,能说不好吗?答:不能啊!

        问:那为什么这么半天了都不吃啊?答:口腔溃疡,疼啊!    

 

        问:怎么会口腔溃疡啊?答:那天吃了沐橙给端的辣子鸡啊!

        …………绝对不能这么说!

 

      “他喝水的时候吧嘴皮给磕破了,疼的。”叶修不急不忙的甩出了个解释。

      “嗯嗯,有点疼,吃饭太不方便,不是粥不好吃,过两天就好了,呵呵。”关键时候叶修还是靠谱的,苏沐秋默默的在心里给他记了一功。

 

     “哎!不能过几天啊,苏哥身体还没好,这么放着不管营养怎么跟得上,我这儿有冰硼散,涂上保管吃饭没问题!”说着方锐变戏法似的从包里掏出个小药瓶,递给了苏沐橙。

        唐柔有些疑惑的问:“冰硼散不是治口腔溃疡的吗?还能治口腔擦伤?”

      “当然了!清热解毒,消肿止痛!快试试吧!”方锐和魏琛非常热情的撺掇……哦不,劝说着。

 

       苏沐橙拿着药瓶和棉签走到苏沐秋身边:“哥哥,来,我帮你涂上。”

       苏沐秋纠结的看着瓶子,求救的看向旁边的叶修,叶修耸耸肩膀回了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算了,涂就涂吧,不就上个药吗?

       于是,没有过冰硼散恐怖体验的苏沐秋,淡定的把被叶修咬破的在嘴唇上的那处伤口翻出来,由着苏沐橙把涂了冰硼散的棉签按了上去……

       

      “唔!!!!”

 

      “哥哥放轻松,这药会有一点疼,过几分钟就好了~”苏沐橙松了口气的把药收起来,走回了自己的位置。

       苏沐秋强笑着点点头,示意自己回房间歇会儿,一转身,淡定的脸瞬间都扭曲了,眼睛里漫上一层生理盐水。

 

       这是‘有一点’吗?????这分明是在我嘴里扔了个核弹啊!!!!!

       叶修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使坏成功的魏方二人,在把他俩看的背后发寒之后,站起来扶住了苏沐秋,一起回了房间。

        ……………
  

       “哎?你们有没有觉得哪里怪怪的?”

  

       “有点……”

       “嗯,我这几天都没看见队……额,前辈抽烟,你们说的是这个吗?”

  

       “对啊!老叶居然好几天没碰烟了!”

       “叶修说,哥哥不能闻二手烟,让我帮他买了好多尼古丁戒烟贴,大概是真的下决心要戒了吧。”

 

         …………

 

         门关上的一瞬间,苏沐秋扑到床上捂着嘴开始打滚儿。叶修好笑的跨过去,拍拍还在哀嚎的人:“有这么夸张吗?”

 

         苏沐秋不理他,继续滚。

         叶修也不废话,直接压过去把人圈在身下:“再闹腾我可把沐橙叫上来了啊?”

 

         苏沐秋这才不得不停下来,看着叶修:“你不热吗?”

       “有点。”说着坐起来打开了空调,把温度调到26°,然后把薄毯子抖开盖到苏沐秋肚子上。

 

       “虽然开的不低,也要注意别着了凉。”

         他没有注意到身后的苏沐秋渐渐变得温暖的眼神,还在忙活着给他倒下楼之前就晾好的温水,想着那家伙一天嚷嚷着嘴里淡,又舀了一勺葡萄糖搅匀。

 

         做好了之后端过来递给苏沐秋:“先喝点儿垫垫,那药不错,痛是痛了点儿,过了那阵儿就没事了,效果很好。”

         苏沐秋坐起来,捧着杯子看水里的影子:“叶修,我发现……”

 

      “嗯?终于发现哥的帅了?”

      “嗯。”

 

      “有眼光。”

 

      “那当然,我看上的人。”

       叶修愣在那里,一瞬之后掀起眼皮看面前的人,笑意一层一层的漫上来,像海边即将袭来的潮。

  

       苏沐秋脸一路红到耳朵根儿,却没有退缩的打算,也直视着叶修的眼睛。

       “刚醒来的时候我有点惶恐,虽然我们年龄还是差不多,但你比我多了十年的经历,对我来说,就好像大了我十岁一样,我担心我们之间会不会出现代沟什么的……”

    

       “咳……”听到这句叶修没忍住笑出声,被苏沐秋一个暴栗止住了,不自在的动了动身子,继续道:“现在我觉得,其实就算差了十岁也挺好的,你比我更成熟了,当年家务上什么都不会,现在也能做得很好的样子,还把沐橙照顾的这么好,而我多幸运啊,睡了一觉,醒来看到的就是进化过后的你……”

       “进化……”苏沐秋瞪他一眼,叶修含着笑:“好好好我不说话。”

 

       “有些话当年没来得及说,现在说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叶修,我喜欢你,十年前你像个小屁孩儿一样高冷要强不要脸的时候我就喜欢你,现在我发现即使你已经改变了这么多,我还是喜欢你,跟性格无关,跟性别也无关,我喜欢的一直就是叶修这个人而已。”

        空气微微凝结,叶修看着他不说话,苏沐秋也看着他。

        有些话虽然彼此都心知肚明,但是说出来永远比放在心里要好,两个人在一起,好像已经什么都有了,却唯独缺一个正式的表白,终归是有些遗憾的,苏沐秋不喜欢遗憾,既然决定去爱,就要十全十美,毫无保留。

        我把我的心摊开给你看,你来决定要不要。

        双唇相贴的那一刻,苏沐秋一只手下意识的抵在叶修的胸口,才发现他远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平静,手掌下的心跳扑通扑通快要越过临界值,就跟会传染似的,一瞬间他仿佛也听到了自己飞快的心跳声。

 

        良久,两人才轻喘着分开,叶修凑在他耳边,淡淡的烟嗓声音低沉:“我也挺幸运,你睡了一觉,醒来我捡了个苏弟弟。”

       “我靠你说谁——”

 

       “不过我也觉得挺好的,哥任劳任怨的照顾你这么久,沐秋,滴水之恩,以身相许怎么样?”




【END】

评论(9)
热度(258)

© 我欲成仙。 | Powered by LOFTER